当前位置: 螺丝网 >> 财经 >> 上市公司拍卖忙:今年超60家网上求买主,原因多为“债务纠纷”

上市公司拍卖忙:今年超60家网上求买主,原因多为“债务纠纷”

 2019/10/31 16:44:54   浏览次数:4907

大多数目标是公平。自9月份以来,近30家公司发布了拍卖公告。

当锤子落下时,交易就完成了。自今年年初以来,上市公司资产拍卖频繁,部分股权和房地产成为拍卖目标。仅9月份以来,就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相关司法拍卖公告,如圣中南、顺威控股*、圣大控股*、圣天马、梅里运、奥马哈电气、超级控股、金龙机电、鸿高创意*、圣东网等。

根据精选数据检索,自2015年以来,共有508条公告在标题中包含“拍卖”(包括上市公司作为投标人的情况),其中大部分是关于上市公司股票和资产拍卖的公告或进度公告。在上述公告中,自2019年以来已发布236份,占46%以上。自今年1月以来,上市公司参与司法拍卖的频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据《新京报》记者2019年以来参与拍卖的上市公司不完全统计,今年共有60多家上市公司参与拍卖,包括上市公司股东所持股份的拍卖、公司子公司或资产的拍卖、股东或上市公司所持债权的拍卖。

在一个网上交易更加方便的时代,这些拍卖基本上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的,而且它们之间不乏流通。统计显示,西部资源,*st Gangtai,*st Zoje,*st Meili,和科龙环境等上市公司的相关目标均涉及今年拍卖的最终成交额。

据《新京报》统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机关拍卖的主要原因是“债务纠纷”,其中涉及股份质押的案例很多。自今年年初以来,邦顺科技、英方威等10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都因股权质押而被拍卖掉了上市公司的股份。

自去年9月以来,近30家上市公司参与了拍卖,其中大部分是上市公司的股权。

9月28日,上市公司宏高创意宣布,由于控股股东北京宏辉高木与中融国际信托发生证券纠纷,宏辉高木在该公司的部分股份将被拍卖。洪高慧的4287万股将于今年10月拍卖,起拍价为1.04亿元。

数据显示,洪高慧穆和北京洪中学联手行动,洪高慧穆占30.30%的股份,洪泰中学占29.29%,总持股量为59.59%。公告称,“此次拍卖不会影响洪高慧木及其合作者北京高弘雪泰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地位,也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化。”

10月8日,宏高创意发布公告,暂停对控股股东所持部分股份的司法拍卖。

今年一直在危机中挣扎的中南文化发布了几项司法拍卖公告。9月21日,圣中南宣布最近收到法院通知,将拍卖圣中南全资子公司大唐辉煌的部分资产,包括以大唐辉煌的名义位于平谷区的几处房产。目标评估价格为5309.9万元,起拍价为3716.9万元,拍卖时间为10月8日10: 00至10月9日10: 00(延期除外)。

事实上,自去年圣中南董事长陈邵忠控制公司财务人员出具虚假承兑汇票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来,该公司已参与多次拍卖。

今年8月31日,由于对和平信托合同的争议,圣中南宣布法院将拍卖圣中南在深圳价值互动科技100%的股份。以上股权评估价格为6074万元,起拍价约为4251万元。开始时间是9月29日。该公司的后续声明显示拍卖没有成功。

9月7日,st中南宣布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持有的st中南7140万股将于9月23日至24日拍卖,起拍价以拍卖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乘以7140万股。统计显示,9月20日中南文化的收盘价为1.53元/股。根据这一计算,圣中南7140万股的相应起拍价已超过1亿元。

9月10日,st中南再次宣布将拍卖中南集团持有的公司2.6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份的19.09%。圣中南表示,如果此次拍卖完成,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

然而,9月25日,圣中南宣布,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该公司的所有股份都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待冻结。法院已经撤回了中南集团所有公开拍卖的股份。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今年以来,已有60多家上市公司参与司法拍卖,涉及数百家具体拍卖,其中st中南、健瑞沃能、华谊佳信、西部资源和居里文化都参与了今年的一次以上拍卖。

仅9月份以来,就有近3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相关拍卖公告,如圣中南、顺威控股*、圣大控股*、圣天马、美利云、神武环保*、圣方盈*、圣中捷、保利文化、圣天野、横田海龙、江泉实业、北坝传媒、邦讯科技、陈欣科技*、圣康科德、圣中天、奥马尔电器、超级控股、金龙机电、宏高创意和裕恒药业。其中,顺威股份,*st big control、Murray cloud、恒天海隆,*st天马、邦讯科技等大多数公司都是由控股股东或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将由法院进行司法拍卖。

也有一些公司参与公司子公司或其资产的标的物。9月19日,*st天马宣布,该公司控股子公司成都天马90%的股份将由司法机关拍卖,此前该公司于9月10日宣布,部分控股股东的股份将由司法机关拍卖。

上市公司北坝传媒(Beiba Media)的子公司被拍卖,但该上市公司也成为投标人。9月10日,北坝传媒宣布参与法院公开拍卖,竞拍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布赛易捷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最终成交价格为910万元。

自9月份以来发布拍卖公告的公司中,珠海中富、神武环保和巨力文化已经完成了司法拍卖的所有权转移。

20多家公司参与控股股东,如曾六柏和釜山

《新京报》记者没有做完整的统计。自今年以来,在涉及60多家上市公司的拍卖中,经常出现不成功的拍卖。

拍卖前,邦顺科技、长白山、宇恒制药、华信推、居里文化、科荣环境*、st Gang Tai *、ST Zoje *、ST Si Tai *、ST Mei Li *、ST钟荣、金龙机电、天下智辉、西部资源、陈欣科技、大连电瓷*、st Bu Sen、吉林森工、龙兴化工、金东方宇等20多家上市公司出售了相关目标。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已经下跌了20%以上的西部资源公司的股票已经卖出了好几次。今年4月,华润宣布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将由司法部门拍卖。一个月后,西部资源宣布,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所持股份的拍卖“由被执行人所在的当地公安局备案,相关项目被撤回。”拍卖最终被撤回。

今年6月,西部资源再次宣布,由于民生信托与四川恒康之间的债务纠纷,四川恒康持有的4500万股西部资源将被拍卖,起拍价为1.44亿元。经法院审议,每股单价确定为3.2元。拍卖最终显示,由于没有出价,拍卖不得不推迟。

7月13日,西部资源宣布,四川恒康持有的3400股西部资源将由司法机关拍卖,起拍价为1亿元,单价为每股3.21元。8月12日,上述3400股因无人出价而被出售。

股票拍卖失败后,又一次拍卖的目标价格降低了。据西部资源公司(Western Resources)宣布,第一次拍卖中上市的4500万股股票将从8月15日起在互联网上拍卖。此次拍卖的起拍价低于此前的1.44亿元,最终起拍价为1.15亿元,但拍卖将重新开始。

参与拍卖的公司不仅是西方资源。今年4月至5月,巨力文化宣布,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将由司法机关拍卖。持有5%以上股份的宁波奇亚天道公司持有的5000万股上市公司股票将分两批拍卖,每批2500万股起拍价为1.12亿元。6月,朱莉文化(Juli Culture)宣布将出售上述股票。该公司立即宣布,上述股票将被司法部门出售。这一次,平均售价为每股2500万元人民币。如果任何投标人在60天销售期内的任何时间投标,销售将自动进入24小时投标倒计时。

此外,保利文化宣布,宁波奇亚天地持有的保利文化3000万股也将拍卖。然而,一个月后,上述拍卖再次出售,标的也降低了。拍卖下调后,一家名为上海钱逊贸易公司的公司以7713万元的价格赢得了上述3000万股股票。

除了一些拍卖目标,还有其他直接涉及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动的股权拍卖。

今年2月,上市公司大连电瓷宣布,控股股东所持股份由司法机关拍卖。据悉,杭州瑞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富宁稀土一龙磁性材料有限公司持有的9383万股股份中最高的价格赢得了拍卖,在拍卖股份最终成交、所有权转移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

*今年4月,圣保森还宣布,投标人杜新以2.83亿元的最高价格赢得了重庆安建韩石科技所持有的2240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6%)。股份拍卖完成后,安建韩石科技将不再是公司的控股股东。

“债务纠纷”是拍卖的主要原因。涉及股权质押的案例很多。

《新京报》记者发现,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机关拍卖的主要原因是“债务纠纷”,涉及股权质押的案例很多。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很多上市公司的股东,如奉宋科技、英方威、金钢玻璃、*st Longli、夏添智辉、孙威、南丰、梅丽云、凌克环境等,都因股份质押而被拍卖掉了上市公司的股份。

9月19日,上市公司梅丽云宣布,该公司股东宁波赛特向长城郭蕊质押的1961万股股份由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最终成交价格为1.4亿元。

今年7月,梅丽云披露了宁波赛特承诺的违约情况。宁波赛特分别向长城郭蕊和浙江证券承诺2068万股和1239万股。一些股份因违反质押合同而被司法处置。

根据恒康医疗公告,2018年3月,公司控股股东文彬持有的股权因债权债务纠纷被依法冻结。最终,法院裁定拍卖相应的股份,因为被执行人文彬未能履行有效法律文件中规定的义务。

今年7月,上市公司裕恒制药因债务违约参与了两次拍卖。该公司于7月17日宣布拍卖裕恒国际持有的6200万股股份,因为持有逾5%股份的裕恒国际涉嫌债务违约。随后,今年8月,裕恒制药控股股东裕恒集团(Yuheng Group)也宣布,由于债务违约,其股份将被拍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些因股权质押问题而参与司法拍卖的上市公司有较高的负债率和股权质押率。

以st隆利为例,其控股股东权益于今年5月最终出售,截至2019年6月底,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350%。此外,据邓忠统计,截至9月29日,金盾和夏添智辉的质押股份比例超过60%。

国家通信技术:

控股股东承诺两次拍卖危机股

自2012年5月登陆创业板上市以来,宝信科技在今年3月首次见证了控股股东所持股份的拍卖。今年3月18日,国家新闻技术公告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就信达证券与其控股股东张庆文及其合作者戴芙蓉违反股权质押的纠纷,在京东网上司法拍卖平台上发布了《招标公告》。

公告显示,张庆文和戴芙蓉拍卖的股份总数为3568.7万股,占张庆文和戴芙蓉所持股份的21.65%,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1.15%。这些股票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

去年,张庆文和戴芙蓉的股票承诺的风险已经很明显。去年6月22日,奉新宣布,张庆文因违反股票质押而被迫通过东方证券清算81300股股票。戴芙蓉所承诺的东方证券(东方证券的联合行动者)的股票也跌破了清算线。戴芙蓉未能按照相关协议采取有效措施保证合同的履行,构成违约。

根据公告,截至2018年6月22日,张庆文和戴芙蓉分别质押了公司1.16亿股和5225万股,分别占公司股份的96%和95%。其中,违反质押的股份数量分别占公司股份的91%和95%。

今年4月17日,BCT透露,张庆文和戴芙蓉持有的11.15%的股份已经出售,随后在4月24日宣布,他们准备再次拍卖。起拍价已经下降,但第二次拍卖仍在5月8日宣布。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邦信科技今年1月至6月实现收入1281万元,去年同期为1.57亿元,同比下降91.83%。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2679万元,同比下降48.58.54%。至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邦森科技(Bonson Technology)在半年度报告业绩预测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营运资金吃紧,导致业务发展受到影响,设备销售和工程建设达不到预期,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截至10月11日收盘时,博纳塞特科技(Bonasetter Technology)股价报5.3元/股,总市值16.96亿元,较2018年初股价下跌62%。

华谊施瓦布:

这些股票拍卖后,将以低价拍卖。

华谊嘉信理财控股股东刘伟分别于2015年4月23日和2018年5月15日接受中国证监会调查,主要是因为涉嫌华谊嘉信理财股份内幕交易和涉嫌公司股份非法交易。

去年11月26日,华谊佳信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预先通知书》。华谊佳欣和刘伟分别被处以“责令改正,给予警告,罚款40万元”和“给予警告,罚款20万元”的处罚。这一惩罚在今年3月得到确认。

12月9日,在收到“行政处罚事先通知”不到半个月之后,华谊嘉信理财宣布,刘炜已经与投资者签署了股权向外转让的投资框架意向协议。该协议规定,不少于5%的股份将转让给投资者,所有投票权将委托给投资者。如果协议最终达成,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和董事会将发生变化。

由于控制权的不确定性,华谊嘉信理财将于2019年拍卖其股东股份。

今年2月28日,华谊施瓦布自上市以来首次披露,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将由司法机关拍卖。公告显示,这起事件是由华谊嘉信理财股东卢琳投资(上海)有限公司违约纠纷引起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公开拍卖本案第二被告刘伟持有的公司股份3000万股,起拍价为每股3.6元,合计1.08亿元。最终,拍卖失败了。

4月24日,华谊施瓦布表示,刘伟持有的3000万股股票再次拍卖,起拍价降至2.88元/股,总计8640万元。最终,拍卖以8640万元完成,竞拍者为上海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此外,华谊嘉信理财的股东宋春景持有的3000万股股份也在今年4月至5月进行了司法拍卖和拍卖。9月16日,华谊施瓦布宣布将再次拍卖宋春景持有的3000万股,起拍价从7329万元降至5856万元。

9月27日,华谊施瓦布再次发布进度公告,称自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执行协助款8100万元汇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户后,宋春景持有的3000万股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回。

据半年度报告显示,华谊佳欣主要从事网络营销,今年1月至6月收入12.37亿元,同比下降16.4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3782万元,去年同期为3892万元,同比下降197.19%。

至于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华谊佳欣在半年度报告业绩预测中表示,报告期内,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放弃了部分客户和业务,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毛利率下降,从而导致营业利润下降。

业绩下降和控制权不确定的背后是控股股东刘伟高比例质押造成的清算风险。自今年以来,刘伟因股权质押问题已被迫数次平仓。最近一次是在今年9月6日,当时刘伟持有的华谊嘉信理财91万股股票被华泰证券强制清算。

10月9日,华谊佳欣宣布,2018年1月至5月,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刘伟利用北京韦杰营销有限公司借款占用5740.6万元。华谊嘉信、刘伟和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柴建受到北京证监局的行政监管。

奥马尔电器:

拟拍卖的实际控制人权益

司法机构将很快拍卖上市公司奥马尔电气的股份。9月26日,奥马尔电气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赵国栋持有的公司3094万股股份将由司法部门拍卖。

奥马尔电气表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0月24日上午10: 00至10月27日上午10: 00拍卖遗嘱执行人赵国栋持有的奥马尔电气股份30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5%和赵国栋股份的17%。相关股票处于质押/司法冻结状态。本次拍卖起拍价为16398.2万元,保证金为1640万元。如果此次拍卖完成,赵国栋仍将持有奥马哈电器1.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94%,并将继续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会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赵国栋在该公司持有的所有股份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待冻结。奥马尔电气(Omar Electric)表示,如果随后在赵国栋强制清算质押股份、冻结股份和司法处置等待冻结的股份导致其所持表决权比例的变化,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化。

在控股股东股份持续冻结的背后,奥马尔电气自去年以来一直经历着一场资本链危机。截至6月12日,奥马电气的债务累计逾期2.7亿元。此外,由于抵押担保和银行冻结,一些货币资金受到限制。

今年6月,奥马尔电气(Omar Electric)发布了一份澄清声明,称自2019年以来,该公司一直试图筹集资金来偿还债务。截至2019年5月31日,已偿还债务总额为24.9亿元,其中23亿元为债务本金。

9月27日,奥马电器在回复问询函中表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