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螺丝网 >> 财经 >> 央行从严界定“非标”信托业转型有望加速

央行从严界定“非标”信托业转型有望加速

 2019/11/01 16:28:16   浏览次数:370

时代周刊记者盛小兰出生于上海。

新资本管理条例的重要配套规则已经出台。

10月12日,央行发布了《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这是新资产管理规则的一份重要的详细文件,列出了14项标准化资产,明确了标准化资产认定的五项标准。《认定规则》明确指出,行业中所谓的“非标准”也是非标准的,以前有些不明确。

上述配套规则将对资产管理机构的配置行为产生影响,有助于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特别是促进信托业加速转型。

10月14日,中国人民大学信托基金研究所执行主任邢成对时代周刊(TIME Weekly)表示:“事实上,根据新资本管理法规的要求,信托公司也应该开始非标准向标准转换的过程,逐步将原来的非标准产品模式转变为净值、标准化和基金。然而,由于各种原因,信托公司的专业性和团队准备滞后,转型步伐较慢。商业银行的转型速度非常快,这一“认证规则”将加速信托业的转型。

“不投标”成为历史

《识别规则》是对以往新资本管理条例的补充措施。2018年4月,为防范和化解违规影子银行的巨大潜在风险,引导资本管理产品回归源头,酝酿已久的新资本管理法规开始生效。

根据监管要求,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终止日期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新开放日,这大大增加了银行非目标融资投资的难度。符合资产管理新法规的产品需要在术语上匹配,而不是嵌套在多层中。

本《认定规则》的主要内容是:一是扩大和完善新资产管理条例的五项认定标准;二是明确当前市场关注的债权资产的分类。三是为其他资产标准化资产识别的未来应用提供相关规定。

华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李超最近认为,作为新资产管理法规的核心问题之一,对非标准的严格定义有利于金融风险的防范和控制。

其中,《认定规则》(Identification Rules)给出了标准化债权资产的“白名单”:债券、资产支持证券及其他依法发行的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政府债券、央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企业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银行间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上市资产支持证券、固定收益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

超出市场预期的是,央行将在符合新的资产管理规定的前提下,严格界定标准化的债权资产,并在前期进一步明确不明确的部分。银灯中心、北京证券交易所、财务管理直接融资工具、中国证券报价系统和中国证券交易所的产品被明确定义为“非标准”。此前,银灯中心、北京索等相关产品被视为“非标准”。由于这部分产品显然是非标准的,“非标准”将成为历史。

近日,华创证券周冠南团队认为,对于传统的“非标准”资产,监管整改已经实施了近一年半,发现新政策没有产生相关影响。对于“不投标”,过渡期应区分“股票”和“新”,即规则发布后,增加“不投标”的时限不能再错配,规定变得更加严格,规模缩小。资产配置有利于“标准化资产”,但短期影响较弱,侧重于长期机构投资偏好的影响;资产证券化、标准化票据等正式渠道的“非标准到标准”工具可能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银行融资的影响有限。

随着《认定标准》的颁布,金融机构资产配置的调整也将受到影响。

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债券研究员告诉时代周刊:“主要的非目标渠道是信任。这些产品的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银行。然而,银行理财有35%的非标准配置限额。因此,一些非目标信托产品在北京证券交易所和银灯中心上市后成为所谓的非标准产品。银行不受这一限制,可以投资。但现在新的非标准认证规则已经封锁了北京索和银灯中心等边缘非标准新路线。”

据郭盛证券金融团队计算,“非标准”产品总计约1.8万亿元,包括理财登记托管中心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约2500亿元)。银灯中心信贷资产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约7500亿元);北京索债权融资计划(无公开规模数据);中国证券报价系统收入证明(约5000亿元);交易所债权投资计划和资产支持计划(约3000亿元人民币以下)。

并非所有上述产品都由理财产品持有。

近日,郭盛证券分析师马婷婷指出,在“非标准”被认定为“非标准”后,对银行财务管理业务的增量影响有限。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银行在非标准金融产品上投资约4.3万亿元。在极端情况下,即使所有非标准的1.8万亿元都加在一起,约占金融产品总量的27%(22万亿元),离监管要求的35%上限还有一段距离。

事实上,银行融资的转型已经开始。中国东部一家中型股份制银行财务管理部门的一名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过去几年,该行已停止将非标准作为资产扩张的主要途径。这种转变非常强烈。资产配置策略明确显示为“非标准对标准、非信贷对信贷、表外对表内”。这一次,《识别规则》对银行财务管理影响不大。这条规则的出现并不是很突然。监管的总体理念是一致的、渐进的,市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数据显示,自2019年上半年以来,股份制银行的财务管理规模大幅下降,主要是因为银行压缩不规范。

加速信任转变

一些受访者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在主要金融机构中,信托机构受影响最大。

华创证券公司集合团队认为,一方面,银行融资将延长负债期限,减少非标准投资,满足资产匹配的要求;另一方面,由于投标数量的减少,财务管理的回报率将会降低,或者会促使银行进一步降低其在财务管理方面的信用资格,或者部分转向股票市场获取收入。信托和证券公司对非标准投资的依赖将进一步下降。过去,一些主要投资于非标准投资的机构可能面临转型,成为高收益债券的潜在投资者。

《认证规则》将加速信托业的转型。邢成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信托公司转型缓慢有很多原因:“主观上,信托公司仍然认为原有的非标准产品仍然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和潜力。非标准金融产品在市场需求和资产供给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前景。因此,这种转变的紧迫性在主观上不会很强。换句话说,如果有更熟悉的产品模型要做,他们就不会想切换到相对不熟悉的产品模型。与此同时,从信托公司的专业能力和团队结构来看,标准化产品仍然相对陌生。”

“客观地说,监管要求后来有所放松,似乎更加灵活,因此过渡的刚性不是很强。在标准化产品基本资产包的选择和配置方面,信托公司的转型也需要一个过程。因此,转变的速度会有些滞后。”邢成指出。

对于市场认为是“过度预期”的部分,邢成认为:“与信托公司在人才、物质资源和组织结构方面的准备相比,会感到有点过度预期,但实际上是在内容方面的详细监管和监管规则的详细实施,并没有说更严格。”

随着《认证规则》的颁布,信托业的转型将大大加快。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